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电网

输配电

正文

十年电改难及彼岸:发电企业与国家电网的分歧

—— 电网只适合垄断经营?

导读: 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和竞价上网四大目标,只初步实现了前两步。电改启动十周年,“电改”再成热词。

  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和竞价上网四大目标,只初步实现了前两步。

  电改启动十周年,“电改”再成热词。

  2002年春,国务院下发《关于印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即5号文)至今,十年一晃而过,又到了一个回顾总结的时候。

  十年沧桑,5号文提出的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和竞价上网四大目标,才初步实现了前两步。这一切,业界已经耳孔生茧。

  中国改革从来自上而下;但是,草根自下而上的探索,却往往是改革中最精彩的篇章。

  民营变电站兴衰

  “不做了,不能再做了。”如今已移师首都寻求发展的董桂凡,坐在北京上地西路的办公室里,谈起了往事。

  这位河南省登封市大冶镇的农民企业家,数年前,创办了“非法”的民营变电站,一竿子插进了配售电领域。

  自建变电站的初衷很简单,只因董桂凡自己的煤矿频遭停电之苦,包括他本人曾因突然停电被困井下4个小时。

  几经周折,董桂凡牵头筹资6000万元,建设了登封石淙河110千伏变电站,变电站采用双回路供电,电源来自向阳电厂和登封电厂。

  除了自用,董桂凡的变电站于2005年7月14日开始对外供电,和地方供电局展开竞争。

  董的供电用户,都是当地的煤炭和高耗能企业。这家民营小配电网,最多时可向30多家企业同时供电,电费与国有变电站相比,低了不少。

  “我们向发电厂买电时不分峰谷。电厂本身也很紧张,从人家锅里盛点饭吃,按这个价格给我们就已经很照顾了”。董桂凡对记者表示,发电厂给供电局的上网电价基本是0.3元多一度,而民营变电站的购电价是每度0.623元,售电价格接近0.63元,平均每度电赚5厘左右。

  “很受欢迎,当时满负荷供了一个多月,一个月利润达到370万元。那还是销售电价低的时候。”董桂凡说。

  民营变电站受欢迎,不光是电价低,还有实惠的服务:董的民营变电站现有八九个员工,维修、变压器校验等服务全部免费;而地方供电局为企业提供服务,一般会指定设计、施工单位和设备材料供应商(“三指定”)。

  不料,为民营变电站供电的向阳电厂不久因非法占地被关闭,电源只剩下登封电厂一家。而登封电厂供应不很稳定,只能保证供1万千瓦的负荷。

  登封并不缺电。除了自发自用的登封电厂外,华润登封电厂距离董桂凡的变电站只有1公里,但要用上这个电并不容易。董桂凡曾专门找过该电厂,电厂方面表示愿意在电网消纳不了的时候,多分给民营变电站一些电进行调峰,但后来不了了之。

  “有内部人告诉我,主要是供电局方面不接受这种形式,声称发电厂要么供民营变电站就全部供,要么干脆脱网。”董桂凡说。

  “始终缺粮。”董桂凡表示,如果电厂有足够的电供给他的变电站,“成本差不多2年就回来了”。

  目前,这座民营变电站还在运行,但因电力供应问题,无法满负荷运行。“今年4月份能有15万元左右利润”,主要是保障煤矿的双回路。

  “这种情况,已经无法持续太久。”董桂凡说,当地供电局想出资4000万元买下该变电站,河南省电网已同意,只待河南发改委的批准。

  早在2006年,董桂凡曾提出该变电站的股改方案,建议供电局持股,但对方没有同意。

  董桂凡的行为,不符合《电力法》,而一些专家却认为是改革的方向。业界专家认为,下一步的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就是要“改电网”;而输配分开、配电网实行多方竞争,正是改革的目标。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