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电网

其它

正文

民间自建电网“缠斗”电老大

导读: 从地图上看,魏桥镇恰似一座孤岛:方圆30公里没有县级城市。相比行政上主管它的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魏桥更像是区域经济中心。由一家大集团辐射“热能”的经济模式则多添了“自给”意味。

  从地图上看,魏桥镇恰似一座孤岛:方圆30公里没有县级城市。相比行政上主管它的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魏桥更像是区域经济中心。由一家大集团辐射“热能”的经济模式则多添了“自给”意味。

  但这些都不如前天被爆“离网”供电来得贴近孤岛气质:企业可以自主选择民间电网送出的电。在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分疆称王的当下,这里俨然成了偏安一隅的乌托邦。

  事实上,除了魏桥,拥有独立电网的还有13个地级市、近400个县。不过,记者注意到,其他“织网”的企业都属国资,与国家电网盘根错节,远没有魏桥样本这样神秘和富戏剧性。

  最让“国字号”尴尬的是,魏桥创业集团制定的电价只有电力公司定价的2/3。昨天,国家发改委抛出“这是因为电网企业需要承担社会责任,而企业自备电厂不必考虑这些”的论调加以解释,让关于电网输配电真实成本和“责任何在”的讨论急速升温。

  1 追问“地头蛇”如何压了“强龙”?

  据记者了解,现在魏桥镇上许多工商企业的配电设备都接了两条线路一条连着价格受发改委管控的山东电力公司,另一条的上游是民间自主定价的魏桥创业集团。“魏电”直接公开和“国电”叫上了板。

  “大型制造业自建电厂不稀奇,高峰季节工业企业都要轮番让电,现在油价上涨,柴油机发电不划算,有条件的大企业就自己建备用的火力发电厂,但像这样有自己的网络,还向其它企业供电,就闻所未闻了。”听说魏桥模式,苏州市望亭镇金久特种钢管有限公司的“老法师”刘师傅第一反应是会不会“违法”。

  但依据现行《电力法》,确实存在着民资运作的暧昧空间。记者注意到,第二章第十三条有“未并网的自备电厂,电力投资者自行支配使用”的阐述,“自行支配使用”的所指含糊宽泛。而在第五章关于“电价和电费”的规定中,《电力法》又明确提及“独立电网内的上网电价”的核算,并未见禁止民间“办电”的强硬条陈。

  不过,即便不能被裁定违法,“魏电”孤岛求生的阻力也可想而知。据悉,自建火电厂即需要和国土部、发改委、环保部等诸多部门打交道,候批严格的审核,涉及对外供电更是需要撕开政策先例和各方利益深度博弈的口子。尽管在外界看来,目前两网并行互不干扰,魏桥人却深知其中原委“乌托邦”不是轻易建成的。为了让自己的电网站稳脚跟、蔓延扩张,魏桥集团与山东电力公司的争斗从未休止,甚至多次发生基层的正面冲突。

  以结果论,向来说一不二的国家电网最终还是妥协了。魏桥集团的电网不仅在魏桥镇上畅通无阻,还蔓延到了邹平县和周边其它县。“要跨镇、跨县地建电网,至少市级政府是支持的,这么多送电线路、变电所、配电所和配电线路牵扯到许多基础建设工程,没有地方政府鼎力支持,简直是天方夜谭。”一位电力系统资深人士对记者分析。

  他私底下称,在中央和地方分税制的体系下,各方利益并不是严丝合缝的密闭体,奇特的魏桥模式得以夹缝求存,正是各方博弈的结果。“对地方来说,国家电网是垂直一体化管理,收入收归中央,而扶持自己的企业介入市场,显然有更实际的效用。”

  2 追问民间办电的张士平是谁?

  而要想得地方政府相助,魏桥集团及其创始人张士平家族的威力可见一斑。作为“魏电”网络渗透的附加品,这个并非电力出身的棉纺企业目前正在改建自己的发电机组。据了解,原先一电厂8台6万千瓦机组、二电厂6台3万千瓦机组和三电厂1.5万千瓦机组都已经关停,都将会统一改建成30万千瓦机组。发电机组功率的扩大意味着产能还将扩充,也隐现“无形之手”的助推。

  记者接触到的一份资料显示,截止2011年,近三年魏桥创业集团的纳税总额高达92.68亿元。2007年,集团就以当年纳税金额25亿元名列全国纳税500强企业的第90位。在四十行业纳税百强排行榜中,已在港股上市的魏桥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和滨州魏桥科技工业园有限公司包揽了纺织业的第一位和第二位。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查阅魏桥镇政府官网知悉,2008年全年,魏桥镇的财政总收入是2.5亿元。按照惯例,税收收入一般是占到财政收入的90%以上。魏桥镇当年地方财政收入是7483万元。

  魏桥创业集团的雄厚实力从其下属上市公司魏桥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就可知悉。魏桥纺织3月底在香港联交所公布的2011年财报显示,公司去年全年的销售收入达到了152亿元。近两年所得税的开支就超过了6亿元。

  年报披露,除了香港的魏桥纺织利得税是根据应课税利润按16.5%税率拨备外,所有集团内的实业都是按25%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这样的一头“税收奶牛”,地方政府岂有不行方便之理?

  作为这家纳税大户的掌门人,董事长张士平的人脉网络不言自明。记者注意到,魏桥纺织和银行的关系就非常亲密,截止去年年底,银行贷给集团下属的这家子公司超过了9个亿。而魏桥纺织原先的控股股东是邹平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2010年供销社将51%权益转让给了邹平供销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张士平。

  戴在张士平头上的冠冕,不仅是地方“财神爷”、“棉纺大王”,还有夺人眼球的山东首富。张士平家族在2011年胡润富豪榜中以300亿的资产问鼎山东财富桂冠。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