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电网

正文

新电改应坚持市场化方向

导读: 从电改元年2002年开始,中国发电装机容量的曲线出现一个拐点,连续多年新增装机达1亿千瓦,极大地缓解了长期困扰我国发展的电力短缺问题。同样的政府,同样的企业,同样还是那些人,却创造出了前所未有的生产力,这就是制度变革的力量!

  从电改元年2002年开始,中国发电装机容量的曲线出现一个拐点,连续多年新增装机达1亿千瓦,极大地缓解了长期困扰我国发展的电力短缺问题。同样的政府,同样的企业,同样还是那些人,却创造出了前所未有的生产力,这就是制度变革的力量!

  这一轮电改打破了原国家电力公司高度集中、垂直运营的管理体制,实行了政企分开、厂网分开,形成了五大发电集团与神华集团、华润集团等中央发电企业以及众多地方、外资、民营发电企业多家办电、多种所有制办电的竞争格局。

  这一轮电力改革极大地增强了发电企业活力。在建设成本大幅度上升的情况下,十年来火电工程造价平均降低了一半,企业的投入产出效率明显提高。但也要看到,电力体制改革只是取得了阶段性进展,一些重要的改革任务尚未落实,如输配分开没有实行,区域电力市场建设受阻,电价改革滞后,积累了一系列新的矛盾和问题。例如,困扰中国经济的煤电矛盾周期性发作;新能源发电困难;电力节能减排形势严峻;工商企业用电负担过重。这些都在很大程度上成为经济发展的痼疾,削弱了我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探究种种矛盾的成因,大都源于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计划与市场的矛盾。

  “计划之手”延续

  一般说来,企业的销售收入等于价格乘以产量。发电行业上网电价由政府审批决定,发电量由地方政府下达的生产计划决定。

  作为一个企业,在产品产量和定价上没有自主权,这在市场化改革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是一个罕见现象。

  人为设定的电价和发电量计划几乎不反映供求关系,也无科学依据。当电煤价格上涨或下跌时,发电企业无法自主调整、应对成本变化因素。地方政府在制定发电量计划时,基本上是按机组户头平均分配发电时间。

  例如,火电机组一年可以发电6000多小时,往往只给4000~5000小时。对这部分计划内电量,电网企业按国家规定的上网电价进行收购,计划外电量则降价收购。当电煤价格大幅上涨时,火电厂超计划发电甚至造成亏损。越是煤电矛盾突出的时候,企业的发电积极性越低。在全国发电能力充裕的情况下,不合理的制度安排造成了“电荒”。

  电力市场发育不足。2002年以来的改革,只是在发电领域初步建立了竞争格局,输电、配电、售电环节仍然维持了上下游一体化的组织结构。电网企业集电网资产运营、工程施工建设、电力系统调度、电量财务结算于一身。电力体制改革十年以来,有的电网企业通过大规模收购兼并,将业务延伸至设备制造领域,对电网设备(如变压器、继电器、开关、电表、电缆电线等)形成生产制造和采购使用的内部一体化。发电企业和电力用户没有选择权,阻断了供求双方的直接交易。其他施工企业无法参与竞争,输变电设备制造业界反映强烈。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