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电网

安全

正文

薛禹胜:输配电体制应该适应经济发展阶段

导读: 这就要求加快建设坚强的智能电网,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管理、统一调度,并且坚持输配一体化、电网调度一体化、城乡电网一体化。

列车停运

  印度“7·30”和“7·31”两次连续大停电创下了影响人口规模的世界纪录,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深远的社会影响。事件暴露出印度在电源发展、电网发展、体制管理、安全防御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对于同样是能源资源匮乏且远离负荷中心,同样处于经济高速发展且发展方式转型的中国,应该从中汲取经验教训,采取措施来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

  停电的必然性及引爆事件的偶然性

  对于这次大停电事件,可以看出发生停电灾难的必然性。其宏观因素包括:政策的失误造成基础设施长期落后,特别是电网发展滞后,缺乏坚强的骨架电网;政府决策的不力加剧了可用发电容量的短缺;体制的过度分割造成电能的严重阻塞;过度市场化设计与高度市场力现实之间的矛盾。在技术层次上又缺失电力系统综合防御的顶层设计,管理与技术的支撑手段相当有限,缺乏风险管理的概念,对停电灾难缺少应对预案。

  印度在跳过基础工业直接发展新兴产业思想指导下,长期忽视了制造业和基础设施,致使电力供应成了制约增长的瓶颈。电站和电网的发展长期滞后,发电容量的严重不足造成了缺电型停电,而输电容量不足则造成电站窝电或故障型停电。限电与停电的现象甚至在新德里已成常态。从发电侧看,印度在上世纪60年代的装机容量跟中国大致相当,但2012年5月时的总装机容量仅为中国的20%。2011年,印度人口的25%(城市为6%,农村为33%)仍无电可用。从输配电环节看,由于区域互联不强,限制了平时的优化调度及故障时的相互支援。

  管理体制的隔离造成决策部门的不力与失误。中央、区域、邦及地区组成的四级调度结构中,各自代表不同的经济利益体,缺乏协调机制。在规划上,各邦自行其是,重复配置。在运营中,彼此明争暗抢,不但难以优化全局的运营效率,而且很易引入过载或其他不安全现象。在紧急状态下则往往为了保全自己不顾全局。中央调度只能通过中央电力监管委员会来处罚各邦的超限额用电,而无权直接干预。使其影响在无故障时被容忍了,但在紧急状态下必然会加大灾难程度。2002年印度明确强调了私营公司在电力基建和改革中的主导性作用,其效果被高估了。

  由于没有停电防御的顶层设计,缺乏应对灾难的预案及手段,因此在相继故障特别是严重自然灾害下,多米诺骨牌形态的电网崩溃在所难免。特别在恢复控制的过程中,就很可能像这次印度大停电那样,导致新的更大范围的停电事故。

  在上述背景下,电力系统往往运行在不合理的状态。只要系统足够靠近其稳定极限,那么任何初始事件都可能推倒这副多米诺骨牌,更不用说有人祸推波助澜了。因此,即使这次没有出现从比纳到瓜利欧400千伏输电线跳闸的引爆事件,目前状态下的印度电力系统发生大停电也只是迟早的事。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