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电网

其它

正文

舆情综述:电改迷局期待重新破题

导读: 继今年2、3月间先后刊文称“电力体制改革初步方案形成”、“新电改方案上报国务院”后,近日追踪刊出《国家发改委急破电改僵局》,又一次催热电改话题。2014年全面深化改革行至年中,电改有了新思路?

  继今年2、3月间先后刊文称“电力体制改革初步方案形成”、“新电改方案上报国务院”后,近日追踪刊出《国家发改委急破电改僵局》,又一次催热电改话题。2014年全面深化改革行至年中,电改有了新思路?

  该报6月6日报道称,“从多个信源证实,国家发改委体改司于本周三(6月4日)和下周分别召集发电企业与权威专家召开座谈会,征求对电力体制改革(电改)方案的意见。此前,针对电网公司的座谈会已开,接下来还将陆续征求地方政府意见。文章还表示,“当前电改方案可能涉及的内容包括大用户直购电、售电侧以及输配电价等方面,与之前陆续披露的内容变化不大。”

  新电改方案征求意见

  “之前陆续披露的内容”指2月25日、3月19日报道的新电改方案内容,其重点是“能源局牵头制定的新电改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新方案以电网逐步退出售电和大用户直购竞价上网为主线,以及电网的财务和调度两者择其一独立”。上述报道中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年中,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和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分别制定了电改方案,意见统一后确定先放开售电侧交易。

  目前,新方案以及被折中掉的详细内容均尚不明确。只是有报道说能源局拟的方案比较积极,而发展改革委体改司版相对保守。上述知情人士分析折中的理由是,“如果电网只保留输配权,发电方和用电方直接交易,电价完全市场化,多年来一贯形成的国家定价局面将被改变。”照此理解,发展改革委将保留电力定价的权力,电网没有完全退出售电侧,多买多卖的电力市场仍不能成行。

  而《第一财经日报》去年9月报道显示,统一后的新方案有两大要点,即:推广直购电,逐步形成市场化的电价形成机制;对电网企业改革,电网企业的收入将由国家核定,不再承担买卖电力的角色。彼时对电网企业的改革力度更大,其退出售电侧一步到位。

  《东方早报》6月7日报道采访的业内人士评价,“目前电改的方向,应该是实现发电方和用户直接交易。”文章中另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在现有格局下放开售电侧,上游卖家还是只有电网企业,售电企业完全没有议价权。售电侧改革作为电改的高级阶段,必须有先决条件:政府完成对电网的单独定价;厘清输配成本;逐级限期,放开电价。

  但业内对直购电改革的反馈更不容乐观。《中国经营报》刊发的有关新电改座谈会的报道显示,“五大发电集团‘冷对’直购电改革”。原因是“由于发电机组开工不足,发电企业对电力改革并不积极,甚至认为与电网合作,稳定的供需关系更适合目前的状态”。

  又是意见分歧,看来新方案正式获批还要时间。《第一财经日报》去年9月报道透露,“按照决策程序,国家发改委内部形成统一方案后,将择机提交给国务院分管副总理,然后根据副总理建议修改并听取业内意见,之后形成的版本提交给国务院,讨论通过后,改革将正式启动。”

  电改局部推进获褒贬不一

  2013年3月,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将原国家能源局、电监会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彼时《21世纪经济报道》、《每日经济新闻》、财新《新世纪》等多家权威财经媒体对此寄予深化电改厚望。新华社旗下《财经国家周刊》表示,“改革派吴新雄出任新国家能源局局长,让人们对电力体制改革充满了新的期待。”目前,伴随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总体设计方案的酝酿,借着全面深化改革的引领,局部的电改有所推进。

  去年,能源局分两批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共计21项,其中多项取消、下放的权力与电力行业有关,包括去年6月“取消电力用户向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的行政审批。今年2月,国家能源局晒出部门权力清单,保留了17项审批权。《新京报》、《华夏时报》等媒体评价,能源领域里的简政放权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