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薛禹胜:印度大停电“骨牌”是如何最终倒下的

2012-08-07 08:59
黯影冰风
关注

  一方面由于管理体制不能适应快速发展的经济对电力的需求,决策部门的不力与失误,使基础设施特别是电站和电网的发展长期滞后。发电容量严重不足造成缺电型停电,而输电容量不足则造成电站窝电或故障型停电。

  各个邦不执行调度控制命令,从大电网超限额受电,造成系统超负荷。此次的初始事故就是发生在北方供电公司,而最终拖垮了整个电网。国家、区域和邦的三级电力调度体系的效率低下。对于各邦的超限额用电,国家只能通过印度中央电力监管委员会下达处罚通知,而无权直接干预。

  在私有制的市场运营环境下,各主体方之间的利益博弈往往忽视了供电可靠性。2002年印度明确强调了私营公司在电力基建和改革中的主导性作用,这种模式显然被高估了。没有协调机制的分散调度,必然没有共享的信息系统,更不可能有安全稳定的在线量化分析及控制决策支持,没法协调预防控制和紧急控制,更谈不上采用自适应的系统保护装置和在线周期性地刷新各种潜在事故的应对预案。特别是在恢复控制过程中缺乏避免相继大停电的风险意识,导致第二次更大范围的停电事故。

  此外,由于缺少停电综合防御系统的顶层设计,缺乏应对灾难的预案及手段,因此在相继故障,特别是严重自然灾害下,多米诺骨牌形态的电网崩溃在所难免。

  对此次停电的发生时刻,一般归结为干旱的气候降低了水电电量,又增加了灌溉用电量。对于为什么发生在通常是低负荷的午夜,有报道说,当地为满足居民用电,在22点前限制工业用电,这使午夜反而成了负荷高峰期。如果上述说法属实,令人不解的是,在这个应急措施已严重过调的情况下,调度部门居然一直不予修正。

  观察这次印度大停电现象,对照分析中国电网的停电防御能力,有助于我们发现薄弱环节,提高电力可靠性。

  尽管中国两大电网公司(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在推进电网建设过程中不断受到质疑,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较长一段时期内,中国尚未发生过大面积停电事故。不管在将来市场化的进程中如何改革,电网安全仍然是第一要务。目前中国并不存在印度那样的系统性缺电,因此关键任务是优化调度及综合防御。为此,需要在管理体制、基础设施、预防控制、紧急控制、校正控制、恢复控制等方面不断创新并完善。

  必须正确看待小概率高风险事件。电力系统是人类创造的最复杂的系统之一,停电事件不可能绝对避免。在系统被削弱的情况下,信息的不充分、自动化系统的故障、人为的决策失误等都可能诱发新的扰动。在一系列相继打击下,再强壮的系统也可能面临毁灭性灾难。问题是如何用主动有序的小规模停电来制止被动无序的大规模停电。为此,必须研究在不同的紧急状态下,如何主动实施足够强度的紧急控制和校正控制来阻止骨牌倾覆。即使无法完全阻止灾难,也应该主动采用代价尽量小并处于受控状态的措施,以避免不受控的损失,减轻骨牌效应。综合防御由小概率灾害带来的高风险,必须从技术、规划、措施、管理、公共危机处理等侧面进行多维度的时空协调综合防御。

  对印度大停电的幸灾乐祸或对自我的盲目乐观都极不明智。事实上,中国的基础设施、管理体制、灾变应对技术等各方面也存在很大的风险。我们的城市建设等不也处在与之相似的尴尬中吗?我们应认真从中吸取教训,减少发展中的风险,印度大停电的噩梦对于中国的各行各业都是宝贵的教材。

        作者简介:

  薛禹胜,男,中国工程院院士,稳定性理论及电力系统自动化专家。1941年2月7日,出生于江苏无锡。1963年山东工学院毕业。1981年获电力科学院硕士学位。1987年获比利时列日大学博士学位。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3年当选为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任:国网电力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矿业大学电力工程学院兼职博士生导师。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