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电网

DG/Renewables

正文

第三次工业革命框架 通信技术与能源结合

导读: 里夫金指出根本的出路在于把互联网技术与可再生能源相结合,在能源开采、配送、利用上从石油世纪的集中式变为智能化分散式,将全球的电网变成能源共享网络。而如上所述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将是能源和通信技术相结合而促成的最后一次工业革命,最终会让我们的商业模式和社会模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7月30日,印度三大电网相继瘫痪,造成印度全国一半领土地区的电力供应中断,受影响人数超过6亿,接近印度总人口的一半。

  这场“史上最大规模停电事件”让各国重新审视自己的电网安全问题。实际上,在基础设施老化和电力需求不断增长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之下,电网安全已经成为许多国家需要面对的严峻课题,而解决方案既不简单,要花的钱也不是小数目。

  智能电网是最佳的答案吗?在社会思想家杰里米·里夫金看来,这还不够,因为智能电网仅仅是电网管理模式上的革新,解决不了化石能源日益稀缺、开发利用过程低效的根本问题。在他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中,里夫金指出根本的出路在于把互联网技术与可再生能源相结合,在能源开采、配送、利用上从石油世纪的集中式变为智能化分散式,将全球的电网变成能源共享网络。而如上所述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将是能源和通信技术相结合而促成的最后一次工业革命,最终会让我们的商业模式和社会模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通信革命+能源革命=工业革命

  媒体:您提出的三次工业革命的框架,将通信技术和能源结合起来考虑,这是一个有趣的、富有启发意义的视角。您是从什么时候产生这个思路的?

  杰里米·里夫金:我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关注和研究这一课题,并且认识到社会生活的关键是通信和能源。过去,经济学家的目光有的只集中在能源上,有的只集中在通信上,但我认为这两者应该联合起来考虑。因为通信是社会有机体的神经系统,而能源则是血液。在之前出版的一本书《共鸣文明》(The Empathic Civilization:The Race to Global Consciousness in a World in Crisis)中,我回顾了“能源统治”的历史。我认为每次工业革命都是通信革命和能源革命的结合。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18世纪60年代~19世纪40年代),通信技术发生了革命性变化,从手工印刷到蒸汽机动力印刷,后者可以实现低成本大量印制和传播信息,类似今天互联网所实现的变化,随后出现公立学校,大量识字劳动力,人们利用新的通信系统去管理以煤炭为基础的新能源系统。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19世纪70年代~20世纪初),通信与能源再度携手,集中的电力、电话以及后来的无线电和电视机,可以管理更复杂的石油管道网、汽车路网,进而为城市文化的兴起提供了可能性。

  现在,第二次革命正在死去。能源(煤炭、石油等)变得越来越贵,而且不会再变得便宜。基于能源的技术,例如内燃机、中央电网都已经很老旧,电力在传送过程被浪费掉20%,维持的成本高昂。

  如今,我们又面临着下一次重大转变。分布式的信息和通信技术,正与分布式的可再生能源融合,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创建基础设施。分散化能源要求必须协同地进行管理,而且是水平式扩展,与分布式的信息和通信技术真是天作之合!

  媒体:金融危机以来,一些观察家开始反思欧洲的新能源政策,认为西班牙等国政府的政策部分地导致欧洲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您怎么看?欧洲国家的新能源政策是否需要调整?如何调整?

  杰里米·里夫金:只有节俭是不够的,解决不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危机。大家现在都在说欧洲需要削减政府开支,但是我们必须坚守大的理念和原则,不要在欧洲梦(生活质量、社会市场模式、可持续发展)上做妥协。在这个前提下,政府开支可以削减,但这本身不足够。必要的结构改革、劳动改革、市场改革、银行改革都是必要的,但不足够。根本的出路在于,必须让新的可持续的经济范式成长起来。

  欧盟已经明确了通过第三次工业革命建设新欧洲的总路线。欧洲和中国之间有很大的合作潜力。我认为现在是欧盟和中国携手合作的好时机,你们同在欧亚大陆,应该通过协商,共同勾勒后碳时代欧亚大陆新空间的蓝图,这是一个生物圈级别的事业。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