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电网

其它

正文

电网铁路携手开道 “巨无霸”入川

导读: 列车上装载的5台大型换流变压器,是从数千公里之外的沈阳等地远道而来的“贵客”,每台价值近一亿元人民币,其服务对象的身份则更加“显赫”——锦屏—苏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是国家“西电东送”的重点工程。

  8月5日凌晨1点20分,随着一声沉重的喘息,70004/3次超限货物专列缓缓停靠在西昌火车站,一群人随即一拥而上,开始拆卸转运。

  列车上装载的5台大型换流变压器,是从数千公里之外的沈阳等地远道而来的“贵客”,每台价值近一亿元人民币,其服务对象的身份则更加“显赫”——锦屏—苏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是国家“西电东送”的重点工程。

  从成都到西昌,短短500多公里,是这5台大型换流变压器漫长旅程中最艰难的章节,其中的故事甚至可以载入中国铁路运输史册。

  国家重点工程年内必须投产,核心设备运输十万火急

  2011年10月,国家“西电东送”重点工程项目“锦屏至苏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启动,按照计划,工程将于今年底竣工投产,江苏、上海等地数以千家的企业,正翘首期待来自金沙江流域宝贵的电力支援。

  大型换流变压器是±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的核心部件之一,不论从体积、重量还是价值上来说,这种变压器都堪称巨无霸。它长13米、宽4米、高5米,相当于一层半楼高,单件重达255至310吨,这样的重量相当于四五节火车车厢的最大载重量。

  让人揪心的是,这些巨无霸的产地在遥远的沈阳,有一些甚至需要从国外进口,这意味着要抵达凉山州境内的金沙江畔,需要一路穿行上万公里。

  最大的瓶颈在于从成都到西昌,两地之间沟壑纵横,重峦叠嶂,运输单位中特物流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先期对水运、公路、铁路多种运输形式进行了勘察,最终完全排除了公路、水路运输的可能。铁路,是唯一的运输路径。

  然而,两地之间唯一的铁路——成昆铁路,建成于上世纪70年代,被誉为从大山肚子里面掏出来的铁路,弯道多,坡度大,桥梁和隧道密布,路况极为复杂。模拟运行中,列车在17座隧道内被“卡死”。

  怎么办?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到今年一月,眼看离工程竣工的日期仅剩不到一年,但核心设备依然还在沈阳的仓库中等待着,国家电网公司一班人彻夜难眠。

  焦急的还不止国家电网公司。重点项目进展是否顺利,关系着全省经济目标能否实现,作为全省重点项目的管理部门,1月底,四川省重点办负责人在获知这一消息后,也焦急万分,随即召集成都铁路局和国家电网公司一起商讨对策。

  难题能解决吗?

  模拟运行“遍体鳞伤”,列车在17座隧道内“卡死”

  成都铁路局经实地调查、反复研究,确定“从重庆南站出发,经重庆枢纽、襄渝铁路、达成铁路、成都枢纽、成昆铁路,终到西昌南站”为最适合“巨无霸”的运输径路,全程1177公里。然而无法规避的是,成昆铁路燕岗至西昌南区段397公里范围内,有隧道233座,累计长度占全长的46%,还有位于隧道内连续9公里的长大坡道。

  2011年11月,成铁局开始对“巨无霸”运输反复作安全风险评估论证,开行超限模拟试运行列车,全程录像,记录数据。模拟车上的检查架,更是按照“巨无霸”装载后的最大外形轮廓,专门“量身定做”。

  第一趟模拟试运行后,检查架“遍体鳞伤”,在成昆铁路沿线17座隧道内“卡死”,无法通行,还与沿途隧道、桥梁等产生51个撞击点。根据沿途记录,车体与隧道内壁间距不足100毫米的地段,多达60多处。

  铁路,并非坦途。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