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电改十年“墙内开花墙外红” 渐进要“淡定”

2012-08-24 10:40
Minor昔年
关注

  任何一个改革都不是理想化的,它都是随着历史的变迁在不断进行调整、完善的,改革是不断深化的过程,不能拿后来的东西来简单衡量改革渐进过程中一些做法对还是不对。

  宁要不完美的改革,不要不改革的危机。从媒体雄文到温家宝总理答媒体问,对改革的关注在本届两会被再次引爆。而谈及能源领域的改革,最受瞩目的非电力体制改革莫属。电改征程,从起步那刻便注定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而十年过去,太多现实问题却横亘在当初的笃定之前。两会前夕,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聊起接受媒体采访,这也是他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公开梳理电改问题。我们特别要来采访资料,整理文字后做一转载。这些文字背后,不仅有这位前任能源大管家对改革的思考,更是一份珍贵的口述历史。

  多家办电引入竞争

  Q:您是当年电力体制改革工作的重要参与者,这十年过去了,社会上还有很多人对当年的电改存在争议,您能否介绍一下当年5号文的出台过程?

  A:电力、民航、铁路、电信被社会认为是四个垄断性行业,相对民航和电信改革,上世纪90年代末要求对电力体制进行改革的呼声比较高。

  过去政府管理经济的架构,很大程度上受到苏联的影响,设置了很多专业性的工业部门。随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进行,众多的专业部门被撤销归并成几个综合性的管理部门,其中有一些专业部门变成了企业,这些企业既管了一些企业性的事情,但又继承了原来部门政府管理的部分职能。过去的电力部演变成了国家电力公司,电力公司仍然行使部分政府行政管理职能,也有企业管理职能。

  回过头来看,这可能是我们改革进程中一个非常重大的步骤,也是一个阻力比较大的步骤。当时有这样一种说法,庙里头有这么多的菩萨,你光把菩萨请走了还会有其他的菩萨来,所以要先拆庙后搬菩萨。你想想那个时候涉及了几十个部委的动作,涉及到的人数我没有详细的数字,估计起码有好几万人,这么大的改革,需要很大的魄力。

  第二步是对一些已经变成公司,但是又兼有行政管理职能的机构进行进一步改革,首当其冲的就是刚才我提到的电力、民航、铁路和电信部门。如果你让这些部门自己改自己是很难的,所以需要一个综合部门设计改革方案。这任务落到了计委头上。曾培炎同志当时任主任,他当组长,由我当副组长,因为当时这四个行业都是我分管的,体改办以及被改革的几个部门的同志也参加了改革领导小组的工作。

  其中,电力体制改革比较有共识的首先是政企分开,把政府的职能从原来的国家电力公司里面剥离出来放到政府部门里面去;第二个是改革的模式,大家比较统一的看法就是厂网分开。发电企业在改革之前大部分属于国家电力公司,把原来属于国家电力公司的发电企业剥离出来,允许多家办电,引入竞争。

  多家办电实际上是两个步骤:一是把原来国家电力公司所属的发电企业剥离出来组成五家发电企业,五家可以相互竞争。另一个重大的步骤是,原国家电力公司范围以外的发电企业也允许参与竞争,包括外资以及中外合资、民营企业,也包括非电力部门的企业,例如香港华润、台湾的台塑,煤炭行业也办了一些电厂。总之是引入多家办电的竞争局面。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