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电网

其它

正文

特高压技术与体制之争 能拿来民主决策吗?

导读: 近日,国家电网再次提出追加2500亿美元投资升级电网,撇开技术之争与体制之争,特高压的“造价”已数倍于三峡工程。

  2011年国网欲以5000亿投资谋局特高压全国联网,近日,国家电网再次提出追加2500亿美元投资升级电网,撇开技术之争与体制之争,特高压的“造价”已数倍于三峡工程。而当年三峡工程上马,采用的是全国人大、政协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所以即使它今天受到了诸多的质疑,至少在当年,这一举国的决策含有着民意的巨大分量。何不也让是否要建特高压从无休止的争论变成一项广纳民智的决策?

  纵观特高压这十数年的纷争,无非围绕两个话题。其一,无法避免交流特高压输电网容易导致大面积停电问题;其二,业内专家和公众担心全国电网通过特高压形成全国“一张网”后,所有的电力调度权归国网公司所有,其垄断地位再难撼动。所以特高压之争,无非是技术与体制之争。那肯定有人会说,特高压的问题是高精尖的技术问题和难以短时间内解决的体制问题,连很多专家都说不清楚,能拿来民主决策吗?

  事实上在很多技术领域都有这样一句话,“所有技术问题其实都不是问题。”把这句话放在特高压上也不无道理,谁能预言数十年或数百年后特高压技术还不会有质的突破,大停电问题不会得到彻底解决呢?数百年前人们对闪电充满恐惧与敬畏,然而富兰克林用风筝实验证明了天上的雷电与人工摩擦产生的电是一样的,并且更进一步发明了避雷针,消除了人们对闪电的恐惧。那么以此类推,世界上在电力领域稍有科学研究的国家都已经开始特高压研究,谁敢断言不会有一位特高压领域的“富兰克林”?

  如果技术问题不是问题,那么剩下的就是如果特高压交流电网的稳定性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不会再产生大面积停电事故,咱们应不应该支持特高压。或者说如果直流特高压的技术得到了突破,既在输电上能产生和交流电网同样的效果也不会产生“全国一张网”的垄断时,国家电网还会不会大力投资特高压。正如国内第一批研究特高压技术的专家、中国投资协会副会长、原国家计委燃料动力局局长蒋兆祖所说,他并不反对特高压的科学研究,反对的是国家电网通过特高压电网进行垄断。

  请注意,以上这两种假设前者的核心是如果没有大停电的威胁,能不能让国家电网建设全国“一张网”,掌握电力的统一调度权。而后者核心则是如果产生不了垄断效应,国家电网还愿不愿意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造福于民。这才是决策者和公众应该思考和抉择的关键,也是特高压问题的关键。

  5000亿元人民币也好,2500亿美元也好,国家电网这样一个国企即使每年发几十亿的债券也出不了这些钱,而国家投资最终花的也是纳税人的钱。既然目前技术前进方向不明朗,电力体制改革的电网部分也尚未成功,何不多给纳税人一点时间,再观望一下,再思考一下;也给电力学家一点时间,研究研究如何提高特高压的安全系数;也再给电力体制改革一点时间,看应该如何改造和管理电网,是彻底变为垂直一体化的公共事业,还是彻底市场化,让市场决定特高压是否经济实惠。

  总之,特高压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每一位纳税人应该有权利了解,既然付了电费,当然应该知道电是怎么送过来的,更应该知道自己交的电费最终去了哪里。在这些问题没有厘清的情况下,特高压,你的脚步是否可以慢一点?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