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电网

智能电表

正文

新政促分布式梦实现 个人投资光伏电站并网

导读: 在国家电网公司分布式光伏并网新政出台前,这里一度是我国唯一一个并网的个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早在6年前,在上海市闵行区山花路一幢小高层公寓的顶楼,一个小型分布式光伏屋顶电站已经并网发电。

  在国家电网公司分布式光伏并网新政出台前,这里一度是我国唯一一个并网的个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如今,让它的主人,上海电力学院太阳能研究所所长赵春江感到欣慰的是,并网新政的出台让他的“分布式梦”终于有了延伸推广的舞台。

  个人光伏发电的首次尝试

  2012年12月18日,上海天气阴沉,但赵春江家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仍然在“默默”运行中,当天发电达5千瓦时。

  在赵春江的记录中,这套系统曾经在2008年4月的一天,达到最高发电量18千瓦时。

  2006年底,赵春江自掏腰包给家里戴上了“太阳帽”:通过太阳能屋顶与建筑一体化设计,将22块太阳能电池板略微倾斜,与水平线保持25度夹角,铺在位于11层楼的自家屋顶上。

  6年来,约3千瓦的分布式光伏屋顶电站共发电18219千瓦时,平均每年3100千瓦时,每日近10千瓦时,除了供家里白天用电外,一部分电量并入电网

  赵春江家中的这套发电设备构成并不复杂,太阳能电池板、逆变器、电表、交流保护开关和一套记录系统。22块太阳能电池串联,发出直流电,经过逆变器转化为220伏、50赫兹的交流电。

  2011年4月,上海市电力公司为赵春江家更换了一块三相四线费控智能电表,他在这块电表上便可查询自己用电量和光伏电站并入电网的电量。记者采访当天,这块电表上显示的光伏上网电量达307.48千瓦时。

  而在并网新政实施后,赵春江与上海市电力公司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上海市电力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和技术人员到赵春江家中参观光伏电站运行、并网情况,还召开了一次座谈会,向他学习经验并征求意见。

  最近,赵春江准备在新购置的别墅中再建设一套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因为同样需要并网,他就此事咨询曾经有过接触的市南电力公司,在得到新房所在区域不在其管辖范围的答复后,没过多久,他却接到了来自松江电力公司工作人员的电话,对方表示要上门服务,为赵春江送并网的申请表,同时期望学习观摩赵春江的屋顶光伏发电站。

  “这样的热情真令我有些招架不住。”赵春江开着玩笑说。

  期待相关政策理顺

  在发电的同时,赵春江安装的数据采集系统还记录了6年来有关太阳辐射量、外界温度、电压等相关数据。执着的赵春江甚至安排自己和家人住进太阳能电池板做天花板的屋子中,以测试分布式光伏电站对人体和室温的影响。

  “上海的光照条件比德国好,和日本差不多,现在私人安装成本已经可以被接受。”赵春江试图用数据和事实告诉人们,在上海实施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的可行性。

  然而在并网新政出台前,赵春江曾有过不赞成家庭或个人安装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的言论,原因就是:“太贵”。

  6年前他购买安装整套设备时,花费了12万元,每千瓦成本4万元。而目前,投资3千瓦光伏发电项目一共只需4万元。同时,昂贵的并网费用由国家电网公司承担了。

  投资成本的降低给个人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创造了优越的条件,尽管赵春江一直期待的分布式光伏“标杆”上网电价补贴迟迟没有出台,但在他看来,电价政策只是利益问题,至少并网这条路已经通畅了。

  除了电价政策,另一个困扰赵春江的问题是,按照相关规定,电网公司向客户购电时,需对方开增值税发票,普通居民尚不具备开出增值税发票的资质。

  对此,经上海市电力公司咨询后了解到,居民业主可向当地税务部门申请代开增值税普通发票。而赵春江则直接建议,国家直接免除这部分税款,更为方便。

  记者从上海市电力公司营销部了解到,该公司正在积极研究制定分布式光伏发电上网电量结算方案,同时积极争取分布式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政策的出台。

  “无论是电价政策还是增值税发票的问题,都不影响个人、居民提出分布式光伏发电并网的申请,我们定将积极受理,帮助、服务好分布式光伏发电并网。”上海市电力公司营销部副主任袁检表示。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