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电网

输配电

正文

电力高速路领衔"晋电外送" 大工程产生大效应

导读: 作为1000千伏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的起点,山西可以说受益颇多。

  李君章站在黄河岸边,看着眼前140米高的±800千伏哈密南—郑州特高压工程大跨越塔,心里想到百里之外的另一项特高压工程,1000千伏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

  已经4年了。

  转眼间,试验示范工程就已投运整4年。参与建设时的很多事情似乎都淡忘了,但它带来的影响却就在眼前——今天,参与建设的人仍受益于它的溢出效应;直到今天,施工、运行、设备研制单位还骄傲地享受着它留下的多重带动效应。

  施工

  示范工程的影响无处不在

  李君章是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施工管理部的一名专责。他所在的单位参与了试验示范工程第11标段和南阳开关站的建设。他说,看着哈密南—郑州特高压工程而想到试验示范工程,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因为两个项目都是特高压工程,也因为试验示范工程安全运行刚好满4年,更因为在参建时获得的经验、技术至今仍指导着他们如何游刃有余地应对其他工程的挑战。

  眼前140米高的大跨越塔组立就是如此。跨越塔编号N4,重300吨,是哈密南—郑州工程全线单次吊重最大、就位难度最大的铁塔。铁塔矗立在黄河边,四周环抱着一棵棵杨树;这些平时看起来趾高气扬的大树,此时却如枯草一样匍匐在铁塔脚下。组立如此高度的铁塔,何其之难!

  但施工人员成竹在胸。李君章说:“高塔组立施工技术及大型抱杆、大型起重机用于组塔施工、双平臂坐地抱杆分解组立等技术一一使用在大跨越塔组立中,让我们顺利地完成了任务。这些技术,都是在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建设过程中积累形成的。”

  山东送变电公司的员工陈儒群也有类似感受。他回忆说,该公司在进行放线时创造性地采用了两组“一牵四”的放线方法成功展放了示范工程用的大截面导线,为完善特高压输电线路架线施工工艺进行了有益探索。这份经验在后来建设±660千伏宁东—山东直流输电工程、青藏联网工程时都派上了用场。

  据国家电网公司交流建设分公司统计,在试验示范工程建设中,该公司和各施工单位先后开发了内悬浮外拉线铰接抱杆组塔、双摇臂抱杆组塔、8牵8张力架线、无跨越架不停电跨越张力架线等技术,研发了绝缘子起吊滑车、套管安装支架等专用工具。

  “一项工程的建设,让我们形成了一整套涵盖变电站构架、变压器等重要设备安装,铁塔组立,张力架线施工等全过程的标准化作业程序和施工技术标准。这为后来的特高压工程的标准化建设和大规模应用奠定了基础。”交流公司相关人士评价。

  “自试验示范工程后,我们参建的每一项工程,都能看到它的影子。”李君章说。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