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电力修法重启

2014-06-03 14:51
退思
关注

  导语:1月下旬,国家能源局政策法规司组织了一次电力法修订意见征求会,能源局相关的司,以及国家电网公司等电力企业均派员参加。但是会议进展不顺,不欢而散。这是十多年来关于《电力法》修订的最新一次努力。这部滞后的法律早已经不适应行业的发展,修订在各种场合屡次被提起。

  本文转自南方能源观察微信,记者:文华维。

  业界乐观以为2014年会成为《电力法》修订的突破之年,事实上,其复杂程度与难度系数同2013年国家能源局重新组建前相比,没有丝毫降低。

  1月下旬,国家能源局政策法规司组织了一次电力法修订意见征求会,能源局相关的司,以及国家电网公司等电力企业均派员参加。但是会议进展不顺,不欢而散。

  这是十多年来关于《电力法》修订的最新一次努力。这部滞后的法律早已经不适应行业的发展,修订在各种场合屡次被提起。从1999年第一次提议修改算起,至今已近15年。中国能源法研究会会长叶荣泗形容说,十多年都没法修成正果,看来是“修炼”还不够。

  1999年,电力部撤销一年后,国家电力公司提出现行《电力法》要进行修改,并组织了专家对修改工作进行了研究,提出了修改意见稿。这时距离《电力法》实施之日只不过三年,一位法学专家直言,一部法律实施三年就被认为不适用,要修改部分条款,这会影响法律的权威性与稳定性。

  电改脚步太快了,立法跟不上

  现行《电力法》是1995年末的12月28日通过,这正是电力体制改革的前夜,政企分开的方向已经确立,《电力法》的出台正是这一时期的重要成绩,被誉为电力法制建设的里程碑。《电力法》在垄断行业中率先确定了电力工业管理体制必须实行政企分开的改革。此后的1997年国家批准组建国家电力公司,在中央层面实现了政企分开,省一级的电力局也先后撤销,做到了政企分开。在这部法律的支持下,市场机制在电力资源配置中日益明显地发挥基础性作用,电力发展的体制环境发生重大变化。

  20世纪90年代也正是电力行业大发展的时期,独立电厂崛起,地方投资公司着手单干,境外资本开始涌入电力行业,一位电力法专家说,《电力法》确定了鼓励投资办电,支持和保护投资者收益的原则,极大地调动了中外投资者办电的积极性,有力地促进了电力工业的发展,为扭转长期缺电的局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电源建设和运营方面,无论是直接投资还是间接投资,无论是国内融资还是国外融资,投资者的利益都受到了《电力法》的严格保护,为培育新的电力市场主体、实行网厂分开的改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电力法》的实施使电力企业的自主经营权进一步扩大和落实,减轻了消费者的不合理电价负担。对这一点,也有不同主张,认为这是一部保护电力行业的法律。能源专家韩晓平说,当年《电力法》是由国电公司的前身电力部的政策法规司负责制定的,在那一政企不分的时期,电力部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还担负着“规则”的制定。

  到了2001年,国家电力公司召开了第一法治工作会议,在这一次会上形成了修改《电力法》的意见稿。这份意见后来提交给国家经贸委。政企分开后,《电力法》的修改职能由政府及国家立法机关行使,国家电力公司只能接受其委托,成立修改研究工作小组,提出《电力法(修改建议方案)》。

  此时的国家电力公司正受到空前的改革压力,在论证修改方案中,他们把修改思路向改革发展倾斜,认为应当围绕电力的改革和发展来设计和规划方案,以此作为对改革呼吁的回应。电力改革需要立法先行也是各方面的共识。在这份修改建议方案中,国家电力公司提出了修法的三个原则性方向,一是借鉴国外改革经验必须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二是必须有利于促进电力事业的健康、持续协调发展,满足并适应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用电需求;三是必须有利于市场竞争,鼓励和调动电力投资者、经营者、使用者、消费者等各个方面的积极性。当时参与论证研究的一位专家说,不管修法具体内容如何变,这三条基本原则是不能动摇的。

  此时美国加州电力危机蔓延,国家电力公司提出,要在设计《电力法》修改方案时,认真总结和分析加州电力危机的成因、教训,应当从电力事业的全局出发,兼顾电力投资者、经营者、使用者和消费者等各个方面的利益,防止片面性,处理好改革与发展的关系。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