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石定寰:未来电网应是大小结合体

2014-09-17 14:45
雷本祖
关注

   石定寰原科技部党组成员、秘书长,曾任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成员、战略研究组组长。现任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生产力促进中心理事长、中国科技咨询协会理事长等职。长期负责国家工业及高新技术领域科技计划与重大项目的组织实施、国家火炬计划及国家高新区的策划与实施。

  问:您怎样看待雾霾天气的形成,跟化石能源的燃烧有多大关系?

  石定寰:雾霾天气的形成说明一个地区的环境承载能力超过了自然环境允许的范围。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经济开始高速发展,但发展的同时忽视了环境承载力。1980年我们消耗了6亿吨标准煤,人均还不到1吨,现在已经接近40亿吨了,而且主要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等东部地区。我们在污染物的治理上又没有下很大功夫,标准一直是比较低的。比如现在我们对煤炭中汞的排放依然没有做出要求,而美国已经根据汞的排放,对超过标准的电厂进行关闭了,我们现在也缺少这种技术准备。中国有句俗话叫“有买棺材的钱没有治病的钱”,往往项目建设时只看到初始投资便宜,并不考虑全生命周期中的成本,实际上后期治理的代价更大,这就是一种短见短视。

  “要改变能源分头管理的现状”

  问:您怎样理解能源革命?

  石定寰:大家都知道变革和革命的涵义是有很大的不同,全国这么多产业领域,为什么单单提到能源领域的革命?很显然是有用意的。6月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进一步诠释了能源革命,总书记讲了四个革命一个合作,通过这种方式解决中国的能源问题。因为能源问题关系到经济、社会、生态文明等方方面面,能源是一个核心问题。

  但能源问题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它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实际上,我们国家早在上世纪80年代组织能源政策研究时就是作为一个大系统来考虑的。

  我当时参与了,也组织了电力、石油等各方面的专家,当时研究的范围就已经很广泛了,包括城市能源问题、农村能源问题、能源法律问题、能源经济政策问题、节能能效问题、新能源发展问题、能源规划的理论方法等很多方面。后来我们编写了中国第一部能源政策的大纲,1981年又向中央提交了中国能源问题的十三条建议,当时小平同志看到后,认为这个建议很有见地,并明确指出能源是经济的基础。

  比如当时提出了新能源的十六字方针:“因地制宜、多能互补、综合利用、讲求效益”。现在看仍然是不落后的,每一个地方的自然条件和资源禀赋不一样,所以一定要因地制宜。而单一的能源不可能解决能源问题,所以今天能源革命必须是多元化的结构,而且不能仅仅是简单的拼凑,应当有机的整合。综合利用,比如生物质能既可以产生能源,也可以产生农业的有 机肥,太阳能发电既可以发电也可以供热,这都需要综合利用。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