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揭秘:电改面纱将揭未揭 新方案因何“难产”?

2014-10-31 10:44
魏丁小陆
关注

  2003年的修订攻关是最接近取得突破的一次努力。

  这一年国务院法制办将《电力法》修订列为一类立法计划。当年“两会”,赵希正、陆延昌、谢松林等电力行业的部级官员联名提交了关于尽快修改《电力法》的政协提案。电力行业的人大代表也提出了关于修改、制定电力相关法规的建议案。全国人大把此议案转给了国家发改委,而非新生的国家电监会。

  此外,新的国家能源局完成组建后,新任局长吴新雄到新设的法制与体制改革司座谈,他当时为体改司布置作业,其中一项重点任务就是加快推进修改《电力法》。他说,两家合并为一家了,也不存在扯皮和打架了,有条件有基础加快修订工作。吴新雄同时要求要把电力体制改革与修订《电力法》同时推进,互为支持及配套。

  对此,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电力法》出台之前,各方还可以进行博弈,毕竟电力改革涉及利益很大、范围很广,一旦《电力法》出台,很多东西都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必须要遵守,能够博弈的空间就非常小了,这也是《电力法》修订迟迟不能取得突破的原因。

  改革,还是拆分?

  “当前电改的主要对象是电网,电网是自然垄断的特殊企业,是连接发电市场和用电市场平台,目前对于拆不拆电网,如何拆有多种不同的声音。”中国国电集团国电山东电力有限公司的党组书记兼副总经理毕可利说。而在他看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是大势所趋,绝大多数人没有异议,但是在如何深化改革的问题上出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虽然按照“电改5号文”的既定路径,接下来的电改核心将是“输配分开”,但从已经过几轮征求意见和修改的新一轮电改方案来看,虽然改革仍主要围绕着电网进行,但“输配分开”却不在方案范围内。

  目前的方案显示,新电改将围绕“放开两头、监管中间”的原则,进行“四放开、一独立、一加强”,主要包括输配以外的经营性电价放开、增量配电业务放开、售电业务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供电计划放开、交易平台相对独立和加强电网规划。

  “输配分开”不在方案范围内,意味着继厂网分开、主辅分离后,对电网是否进一步拆分尚未达成共识。

  对此,毕可利认为,从2002年至今,每一次电改有实质性的推进,都伴随着大刀阔斧的“分拆和重组”。比如,2002年厂网分开,拆分了国家电力公司为“两电网、五大发电集团”七个电力巨头;2011年主辅分离改革,又将四大电力辅业公司和电网剥离的辅业,合并为两家电力辅业公司。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