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输配电价改革能否造福电解铝?

2014-11-24 09:56
风频浪劲
关注

  近日,国家发改委下发了《关于深圳市开展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的通知》。《通知》称,鼓励放开竞争性环节电力价格,把输配电价与发电、售电价在形成机制上分开。参与市场交易的发电企业上网电价由用户或市场化售电主体与发电企业通过自愿协商、市场竞价等方式自主确定,电网企业按照政府核定的输配电价收取过网费。逐步取消深圳市不同电压等级、不同用户类别销售电价之间的交叉补贴。而在9月份国家能源局南方监管局与广东省有关部门联合印发的《广东电力大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深化试点工作方案》就已提出,要扩大直购电规模,组建电力交易机构,搭建交易平台;逐步开放用户购电权;国家能源局将适时总结推广。正式启动了广东省电力直接交易深度试点工作。此次深圳电改提出的输配电价与发电、售电价在形成机制上的分开,体现了国家有关部门提倡的“让市场在电力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主旨。

  虽然早在2002年国务院下发的电力体制改革方案提出了政企分开、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的改革措施,但在过去十余年里,电改推行步履维艰,只有厂网分离得以实现。如今,作为电力改革方案中难度最大的“输配分开”有望实现,从而打破发电企业和电网的垄断格局。电力改革的破冰意味着后期大用户直购电能够得以推广,耗电量大的企业用户购电方式和用电成本发生改变,这对电力的供求双方都将产生着深刻的影响。而一直对电改抱有希望,企图依靠电价的降低来摆脱生存困境的电解铝行业,是否能受惠于此次输配电价的改革从而改善全行业亏损的现状?

  据相关资料显示,全球电解铝行业平均电价约为2.8美分/千瓦时,而中国的电解铝企业平均电价为7美分/千瓦时,远远超过了国际平均水平。当前电解铝生产成本中电力成本仍占据40%以上,虽然中国这些年在铝行业降低能耗上做出了大量的工作,但占生产成本近半的电价依然是电解铝成本的决定性因素。使用自备电和直购电可省去通过电网购电的中间环节,大大降低企业电价,从而降低电解铝企业的生产成本,给企业带来直接利好。当前大多数尤其是建立较早的国有企业没有自备电厂,无法实现铝电联营,只能通过电网采购电来进行生产,因此直购电的推广对于电解铝企业生存环境的改善将产生较大的影响。

  十年来,中国一直在大用户直购电工作上付出着努力,而新一轮电改依然将大用户直购电作为突破口。截至目前,广东、湖南、四川、山东、山西、贵州、云南、江苏等十余个省都已经开始了大用户直购电试点,但因政府、电网企业、电厂和大用户之间的利益冲突而频频遇挫,进展缓慢。直购电是发电企业和用电大户直接议价交易,电网仅作为输配电的物理通道,收取过网费也就是输配电价。 当直购电全面推广起来,电网只能通过输配电价来保障其利益。输配电价的核算由于多方面因素在我国始终是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也成为了电改的最大难题。根据试点方案,深圳市输配电价实行事前监管,按成本加收益的管制方式确定,并列出了详细的电网输配电准许成本核定办法。输配电价一明确,电网的利益稳定下来,发电企业和用电方就可以直接进行交易,进而突破直购电推广的瓶颈。

  10月8日,云南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将通过大用户直购电的方式购买电力。公告称,当前云铝股份用电机制由原来执行云南省发改委核定的大工业类电价转变为常态化的以直接交易主的市场化用电机制。该机制实施后,云铝股份购电成本与执行目录电价相比预计下降幅度为0.05元/千瓦时左右。有媒体报道,云铝股份拥有至少100万吨产能的电解铝,其中60万吨可以通过直购电的方式购买电力。直购电的实施意味着云铝股份将因此减少3.6亿元左右的支出。

  云南水电丰富,该省需要类似云铝股份这样的高耗能企业来吸收这些水电,选择直购电的方式对发电企业和云铝双方都大有好处。但电解铝作为国家重点控制的产能过剩、高能耗行业,在直购电的推广过程中,能否有更多的企业如云铝一样获得政府的支持成为直购电试点企业充满了变数。不过相比于一些地方政府对企业采取的电价支持和补贴的形式,电力的市场化定价更有利于电解铝企业的市场化竞争,从而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和节能减排的落实。深圳最终将如何公布具体的输配电价,国家将如何在其他省市进一步推广输配电价的改革,后续影响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