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电改促电力翻新篇 电网企业亟待转型

2014-12-11 12:49
华静一
关注

  电力系统在2002年厂网分开后,通过超常规发展,基本解决了缺电问题,经营管理能力也得以显著提高,国内电力系统尚能较健康地运营。这一方面是因为我国电力系统基础较好,另一方面则源于电力行业各企业的管理水平提升,运营效率显著提高。

  目前,我国电网标准已经开始逐步融入国际标准,电力装备制造企业也已经具备比较强的竞争力。但与此同时,电力体系遗留的问题和矛盾在行业高速发展中,不但没有较好解决,反而变得越来越严重。

  遗留问题主要体现在电价体系的僵化使得发电企业的稳定持续发展能力脆弱,导致周期性缺电与过剩反复出现;发电与输电关系不协调,区域性电荒与窝电并存;输电网与配电网之间不协调,配用电设施落后;我国以相对粗放的方式,建造了世界上最大、但效率相对低下的电力工业体系。

  应该看到,我国电力大多数配套产业都已具备市场化条件,但全系统总体社会化水平仍然相对较低。历史遗留的大量多经与集体制企业为电网企业承担了大量的设备生产、科研、劳务等产品,由于并未参与市场公开竞争,加之早期电网财、物权分散,又缺乏监管,造成电网、多经及集体制企业经营不规范,增高了电网建设的成本。

  新挑战不断涌现

  毋庸置疑,高效清洁能源利用是未来的趋势,而要真正以市场化而不是靠部委与政府“批条子”方式提高系统效率,不仅必须有公开、透明的电价体系,还必须有能无歧视地响应参与者需求的电力系统。而电价体系的真正梳理,在现行电网的结构与模式下又很难有实质性的进步。

  随着今后分布式电源接入低压电网,大量的低压电网将变成有源电网,电力流将从传统单向变为双向,过去相对简单的电力调动和电网管理已无法适应需要。

  未来,中国的能源安全或许更多的不用考虑某类资源的何时耗尽那样久远,而是过度对外依存,长期势必造成其价格暴涨而影响国内相关产业的承受力。我国缺少中长期稳固的能源政策,在2002年电改之前,电力能源政策的讨论主要纠结在对电力投入的超前度上。国内电力工业,早期有很长的阶段纠结于弹性系数,到后期形成了“电力需要适度超前”的行业共识。而对于电力在未来中国能源战略中的定位以及电力系统的长期发展模式,国内则缺乏一以贯之的清晰战略和规划。

  国内上一轮电力改革电力需求放缓的背景下推出,而海外主要国家的改革,也一样在电力需求放缓、经济发展进入一个平稳时期的情况下启动。当前国内经济增速放缓,能源需求增速进入一个相对平缓期,进行的适当、适度改革的外部条件,也基本具备。

  国外主要改革模式介绍

  全球上一轮电力改革是在全球经济发展到一个时期和经济学思潮大变化的背景下出现的。二战后,世界上许多国家电力系统以国有垄断经营体制为主,或实施严格监管的私人垄断经营,一体化垄断经营对促进行业快速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随着电气化的普及,电力及终端能源消费增速趋缓,到80年代之后,发达国家电力市场的供求关系逐渐发生了变化。同时,电力企业长期在垄断体制下经营,普遍效率低下,电力发展所需的资金和补贴使财政负担越来越重。

  与此同时,西方经济学理论出现变迁,新自由主义逐步取代凯恩斯国家干预主义,并从理论上论证传统自然垄断产业引入竞争的可行性,这对电力行业垂直一体化自然垄断的观点带来了巨大挑战,以英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先后开始以引入竞争、打破垄断为主要内容的市场化改革。在上世纪90年兴起的电力改革大潮中,具有代表意义的是英国、法国、北欧、美国、日本等电力市场。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