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资本蜂拥而上 掀起一阵充电桩建设狂潮

2017-07-15 09:12
铁马老言
关注

二、充电桩野蛮生长背后:服务滞后

小编对北京的多个公共充电站走访发现,体量快速膨胀的充电桩有些“顾头不顾尾”:扩张很迅疾,但服务却不咋地。

小编实地调查了6家充电站,均发现充电桩有损毁现象,而其中“2”似乎是电桩们的不幸数字,包含国家电网、星星充电在内的三家充电站,都有两个充电桩处在无法工作的状态。

(北京某商场停车场中的直流快充设备,因故障无法使用)

好在对于有20多个充电桩的大型充电站来说,两个桩停摆尚处在可以接受的状态。然而充电桩前的停车位却常常被汽油车占据,有电动车想充电也挤不进去。于是有20多个电桩的充电站在实际使用的情况往往是,只有不到半数甚至只有几个电桩是在为电动车服务。

(充电停车位被汽油车占据)

当然,令电动车主们不快的远不止这些。小编可以在这里细数充电桩各种罪状:

国家电网的慢充充电桩不提供充电线,需要车主自备;

由于接口兼容性问题,有些电动车在充电途中会“迷之断电”,车主返回后发现充了好一会儿电的车子电量依旧不见涨;

某运营商老久的刷卡取电系统吞了电卡;

根据导航到达充电桩所在地后发现空无一物;

功率7KWh的充电桩太慢;

一小时5块的停车费太贵······

在“充电桩”这个用户回应较活跃的APP里,可以看见新能源车主们在评论里表达充电时各种各样的不爽。总之,开汽油车时可以享受几分钟加满油就走的畅快,在使用公共电桩的新能源车主这里完全不成立。为了给车充上电,他们需要与充电桩本身、时间以及同类搏斗。

此前,运营商们采用的模式更倾向于“重建设轻运营”,主要寻求的是把充电桩的量铺开,这一过程天然地忽视了新能源车主们的体验。当然,各运营商之间此前各自为战的的态势也让彼此之间的数据难共通,无法实现跨运营商充电、付款(这也间接促成了e充网此类第三方平台的诞生)。威马汽车战略规划副总裁陆斌此前公开表示,威马之所以开发威马充电APP,就是因为目前的充电APP上充电桩信息不全不准,不同公司充电桩产品无法统一付款的情况。

现在各家平台的态度相对开放,都会尝试接入同行的充电桩位置数据,但是不同运营商、不同APP之间的互联互通依然任重道远。迄今为止,仍然没有一家公司整合了所有充电桩运营商的数据,即使是专门干这活的“找桩”平台也没有。

三、充电桩之困:行业很火,盈利很难

以上提到的种种不爽,只是对于用户而言。而充电桩从业者这边,或许比用户还要委屈。新能源车主们嚎着充电桩不够用,而他们投入大量财力、物力,却未能得到足够的回报。

以国家电网为例,2016年其累计建成了4万个公共电桩,全年共提供了1200余万次充电服务——也就是说,单个充电桩每日的使用频次不足一次(作为比较,同样以重资产投入著称的汽车分时租赁,在北京的数据是每天使用5.1次。 )。而单台公共慢充设备的成本为5000元(快充桩则是3万起步)以上,运营商仅靠收取0.8元/kwh的充电服务费(以北京服务费标准为例),在不计损耗的情况下,这台充电桩要运行6250个小时才能回本,也就是说,它要不眠不休连续工作260天,才能证明自己不是个赔钱货。

(北京某充电桩上,标示出了充电计费标准。每度电服务费固定为0.8元)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