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东西方电力体制改革殊途同归

英国人1882年建设的上海杨树浦电厂和在上海租界设立的上海电光公司,主要也是为上海官僚、富商家庭提供照明服务。

1888年,北京紫禁城内,李鸿章将电灯作为贡品安装在慈禧太后的寝宫,是京城亮起的第一盏电灯。清宫廷1888年至1907年的20年间,先后在紫禁城、颐和园安装3台发电机(总装机50千瓦),均属清宫廷官用。

1949年全国电力装机达到185万千瓦。在此基础上,新中国采用了多种电力体制,从设立电力部、国家电力公司,到成立隶属国家计委的独立电力公司——华能集团,再到集资办电、 私人投资、利用外资,再到2002年的厂网分离和五大发电公司成立,我国基本上也沿用了欧洲的各种办电模式,旨在解决电力短缺问题。

2010年以后,我国逐渐出现全国电网互联、发电装机过剩的新局面。如今我国在“吃饱”后,也在思考如何“吃好”——如何实现物美价廉。

我国电力市场建设可博采众长

仿效欧美,2017年浙江率先启动建立中国第一个电力商品自由交易市场。浙江电改路线博采众长,目标明确,拟用5-10年左右的时间(2017年—2022 年)在省内实现电力从公共产品到商品的转换,结束政府电价管制。

全球国际招标电力市场设计咨询机构。

美国PJM公司和中国电科院强强联合中标。

组建独立于电网公司的、不以盈利为目的,受省政府管理和监督的市场交易机构和组织机构(ISO)——浙江电力交易中心。

初期2019年全电力库模式,建立现货市场和一年合约市场,开放110KV用户市场电力交易。

中期2022年引入电力期货合约,扩展合约期限多年,开放10KV用户市场电力交易。

目标市场 2022年后,开展电力期权等衍生品交易,开放所有用户市场电力交易。

早于浙江20年,法国开始电改。从1996到2016年法国终结了所有用户的电价管制,实现了电力“自由飞翔”。

回顾法国20年的电改过程,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围绕着法国电力市场的建立,法国政府进行了一系列的电改配套工作 ,特别是对法电集团进行了拆分和改制,结束了其上下一体化的垄断地位。

法国能监局对法国输电公司在网络阻塞、电网规划等方面提出监管要求,以保证市场电力交易的物流运输,同时对法国配电公司也不断追加其供电可靠性和电能质量,确保用户自由交易来的电力在物理上是合格的商品。

并且法国能监局对输电和配电过网费实施了数字公式化的调整机制,保证电力传输价格的合理合规,透明公开。

为了激活初期电力交易市场,政府要求法电的核电发电量按照成本价格出售给其竞争对手,形成多家卖方。

为使其发电资产适应从计划发电到市场需求发电的转化,法电对运行维修、风险管理、市场营销等进行了内部管理流程的调整,并对各类发电资产实现优化组合,以提升市场的整体效益。

对于产权相对分散、装机容量小的众多发电项目公司,许多电力市场化的政府鼓励他们委托一家能源贸易公司进行资产组合,抱团取暖。法电贸易公司在北美就管理着3000万千瓦的发电资产。

目前浙江电力市场改革,其基础条件好于当年的法国。欧美各国电力市场化的经验可以让浙江优中选优。

厂网分家已15年,独立的省电网公司承载着央企固有的政治使命和社会责任,并且已运转成熟。电力市场建立后,它必将从一个以买卖电及关联产业的盈利商家,变身为一个服务大众、保障电力运输和供电质量的“劳动楷模”。

浙能(3200万千瓦装机)坐拥省内半壁江山,是省政府的一个能源臂膀,是政府功能的一个“衍生物”。如同法电,相信浙能会承担起转型期的牵引作用和应急保底功能,配合政府完成电改使命。浙江现行电价较高,用户期盼电改的到来。

来源:中国能源网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